看文请找HgRaedo

八毛畅想

“别动,”他笑着,语气温和又轻松,若叫旁人听见了,他们会说August只不过在帮助哪个不知名的孩子。但事与愿违,中情局的捕猎者把那把熟悉轻便的手枪握在手中,指节满不在乎的搭在扳机之上。

再向上,枪管被两瓣薄唇包裹住,另一人脸色苍白,焦糖色的眼瞳不安的瞥他手中的枪,却不敢将眼神放在August Walker本身。“啊——”他表现的像位体贴的牙医,“再吞进去些。”

这令他惊喜愉快,Tony Mendez对于自己的威胁并未显露过多的惊恐懦弱。届时他扣动扳机,弹头由火药给予的动力冲出枪管最终毁掉这人耐看而不张扬的皮囊。

猎人总喜欢独特的兽。

这种事Walker经历过太多太多,情报组织中臭名昭著的猎手,监视着上级怀疑的人物,而最终以猎杀将任务结尾——组织最忠诚的狗。

我会记得你这张好看的脸。他看着被自己抵在墙面而微微颤栗的Mendez。或许还有那过于温柔的灵魂。

灯光昏黄,拉上的窗帘虚掩住屋外喧嚣繁华。

他将枪顶的更深,碰及Mendez的后槽牙。撞出对方的呜咽。

“例行公事。”他笑着说。看着Mendez僵硬的躯壳,绯红的唇再盛不下透亮的津液。

“绝无恶意”

评论(2)

热度(28)

© 看文请找HgRaed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