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文请找HgRaedo

注定如此


他在公车上突然想到戒烟。彼时坐在后座靠窗处,飘渺小雨不断从上方窗户飘进来,伴着令人不悦的发动机声响。Mendez却不知为何决定离开这陪伴了自己数年的玩意。

一片阴雨中他下了车,很快水滴就濡湿男人的黑发。他倒不甚在意,只是习惯性的伸手去掏口袋。烟盒中静静的睡着最后一只卷烟。Benson&Hedges,传说中不受污染的烟草,在他看来只不过是商人用于抬高价格的手段罢了。Napoleon Solo一向精明,偏偏因为不爱吸烟而舍得为自己交付这项额外的费用。

权且当作告别。结婚前的单身派对。

沉甸甸的打火机也被掏出来,让他看了难免失笑。Mendez的廉价打火机在几天前不翼而飞,这勤勤恳恳的中情局特工不得已将共事好友送的贵重礼物从抽屉柜里请出来,在自己好忘小事的毛病停止前暂且借自己一簇火焰。

幸而他明白自己不爱浮华,挑选的礼物便款式简单低调却又价值不菲。




评论

热度(4)

© 看文请找HgRaed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