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文请找HgRaedo

魔法这种东西,简直同女性一般,向来令人捉摸不透,喜怒无常,美丽,也残酷。

头顶在柔软的羊绒地毯上,脚却搭在自己沙发之间的资深巫师Tony Mendez这么想着。他的右手转转,凭空变出了自己的烟斗,接着是点着烟叶的火苗。巫师轻抿嘴唇,将自己挚爱的烟雾引进体内,丝毫不管身后的房间一片狼藉。

又一次炼药失败。这周内都第三次了。

紧接着是敲门声,这个时间鲜少有人来请巫师帮忙,Mendez想起Jason Bouren一星期前的约定,他就着一堆纸页药品里缓慢起身,衣襟上沾染着不再知道从何而来的香料。

他肯定足够狼狈,否则Jason的表情也不会那么精彩。

“又炸了?”矮他一个头的猎魔人略过他的肩膀向里面张望,果不其然看见魔法师造成的一片混乱。他将手中的布袋放下,跟着Mendez进了房间。似乎对于这类似情况早已习以为常,所以拉过一张椅子坐下的动作足够熟练。“说真的,你最近也太不在状态了。”

“我那叫运气不好。”Tony没好气的说,右手食指拨弄着空气,让桌上幸存的酒瓶与玻璃杯自觉去招待房子内的客人。

棕发男人接下酒杯,对着为自己倒酒的玻璃瓶点头致谢,“说真的,你该养只黑猫转转运,你们巫师不都喜欢养黑猫嘛,坐在你的扫帚后面?”

“首先,我没有扫帚,我不靠那个飞行。”男人弯下腰开始去捡拾一张张残破的书页,赤脚踢开一边散乱的蝴蝶翅膀。“其次,少看点奇幻故事,我是个正经巫师,不是那种一天到晚无所事事的女巫。她们都是些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初学者,每天只知道骑着扫帚在天上到处乱窜。”

“脾气挺大。”Jason喝完了魔法师独家的葡萄酒,婉拒一边酒瓶再次热情的续杯,“你需要个小东西陪你。”

“不要。”

“养只黑猫。”

“不要。”

“最近集市那边好像有新甜点…”Jason说着,用手指抵住自己的下巴,“可惜了,本来想说你去看猫的时候顺便一起买点新玩意…”

——

两个男人并肩站在那一个个盛满奶猫的竹篓前。

“这些会不会太小了…”Mendez蹲在去,用手指逗弄一个个眨巴着眼睛的小造物。

“感情就要从小培养。”魔兽杀手这样大言不惭的说着,“不过这里竟然都没有纯黑的,按理说也不少见啊…”他伸手夺走巫师手心里幼嫩的奶猫,不顾对方皱着眉头的反抗如同打量货物一般端详——“的确太小了。”

“你明明刚才还说小些好…”Tony显然没将老朋友的看法当回事,转头继续与一团喵喵声对视,他喜欢这个。而另一个人将睡眼惺忪的动物放回篓中,毫不留情的拍拍Mendez的肩膀,示意对方离开。

似是被巫师的魔力波动吸引,又或者单纯喜爱法袍的黑色布料,几只猫咪跟着Mendez的轻微摇晃对着空气徒劳的抓挠,“你看这只——”

“不适合你。”

评论(1)

热度(8)

© 看文请找HgRaedo | Powered by LOFTER